224政治污染的標準示範

什麼是[汙染]?就是當我們在一條河中發現了變形的[秘彫魚]出現;雖然水還是清的但此河己被重金屬污染了,河中生物是被看不見的刀手秘彫變形而致死亡。什麼是政治汙染?就是當下台灣社會人民所遭受的狀況;由政棍製造毒素,注入自由民主的河流,將百姓了無痛無息潛移默化而漸次變成這番[悲憤]的面孔!被污染了的河可以找到汙染的源頭工廠;被政治污染了的社會也要找出污染的源頭;當一部份人被政治污染的台灣自由大河中的民主人民,224悲憤地走上街頭,實很可憐也很可恨,為什麼說它可憐,因為大部份長期被政黨動員來癈核四要公投的群眾他們不知應反對的是什麼;可恨的是那些政治領袖正是汙染的製造者;這次224大遊行正是政治污染台灣同胞的標準示範;當今核四廠未建還未爆炸,政治灰塵己彌漫寶島;當年具反對性格的政黨在不負產經發展責任的時代,利用世人對原子彈殘酷恐佈惡夢未散之際,將核四抓在手中成為鬥爭利器奉為神主牌,自此核四的必要性、正當性以及核子的和平用途的光茫,完全為政治塵埃掩蓋,將三里島、契諾比的毒霧作神經擴散,同胞們籠罩在這种陰霾之中誰敢倡核四有理誰就是不愛台灣家園的份子,在這種重帽高壓之下科技界秀才遇見鬼不願作聲,百姓遂得不到正確核能資訊,產業界則紛紛馳馬大陸首行[公投]矣。這完全是由於政治污染作用彷礙了產經大事!台灣主觀的得意於政權和平交替的民主迷夢中,實際上是在[自由失控司法被控]之下冒出了一群政棍;政棍者是玩[民主機器] ,政客者是在[民主機器]中玩政權,政治家是代表[民主靈魂]。所以這場政治污染實為少數政棍所為,只是可惜它又一次浪費了社會成本。政棍們今藉反核軌道推行[公投];[公投]?誰怕[公投];如果有健全的議員、健全的議會、健全的規則,何必[創制又復決]呢?如果沒有,我怕[公投]是給政棍又添一項遊戲工具。這次遊行不見產經界人,也沒有科技界人,有不忍踐踩人家党旗的張俊宏,由一干政棍;張旗鳴鼓,滾大球、打雷射‧‧‧花樣真多,該清楚的是他們的訴求正是老共所期望的;[癈了你的能源][癈了你的產業][荒蕪了你的家園];建立了[公投]掌在政棍手中必擴散污染,如果公投台獨,[東瘋號]必然飛來,因他那邊還是一個[不理性的政權]不會[尊重]你的[公投]結果,所以說;你不怕也是災難,怕也是災難。有智慧的同胞豈可坐受政棍[秘彫],我們應要求一個[非污染的家園];也是一個[非政治污染的家園]。

洪水猛獸與核四

台灣建電廠,純屬產經需要;選火力、或水力、潮水、風力、地熱、太陽能、而致核能,我想都經過專業評估,而得到的結論,不想今天竟深陷政治泥潭。當貢寮鄉居民反核四建廠之前,我看到立法院有位議員將一包煤碴倒在發言台,大罵電廠製造公害,事後台電對週圍居民付予補賞條件,但不知台電是否改善鍋爐機能或排煙問題,居民再也沒有了聲音確是事實,在此產生[合理的懷疑];台灣同胞的環保意識果真超越政治污染?[核四]是禍延子孫的首魁?是洪水猛獸?核子不可否認是當下最危險的能源, 也不可否認它是當今最大可用能源,[核四]在台灣不應由[法律政治人]來定其生死,應歸科技最高機構說清楚講明白;台彎科技對核廠控制能力,或有否代替電力,產業發展所需要的電量,負責說清楚的機構應歸中央研究院吧,卻不知該研究院科技出身的院長整天[研究]何事?是否太熱衷政治而亂了大事!核四問題應還原給產經科技慎為進行,政治應尊重真理,負行政職責,不要將一椿產業發展大事也淪為政爭工具。高見的政壇菁英似乎創造了[非核家園]這一神聖口號,這不能說是[短見],可說是[中見]遠見是:[非污染家園];當不遠的科技末來世界都能將核子之虎伏於圓山動物園,送往拉斯維加斯創造億萬收益之時,你還在追求[非核家園]乎, 李冰父子伏洪水於都江堰, 達摩伏虎能耕田,台灣同胞不應甘受政治污染;應拍桌而起大吼一聲[政棍靠邊站!]我們要將貢寮鄉的子弟都培養成李冰父子之技,達摩伏虎之能,我們要成為MADE IN TAIWAN環保安全兼備的核電廠出口國家!我們不能讓子孩淪為核子白痴,在科技追求上我們也永不逃避。當故國立.政兩團如無頭蒼蠅嗡嗡之際,不管已續建或拖而不建今後在這種問題上,如要玩公投,全國民眾應尊重採納;產經學界與科技界各佔百分之四十,民間佔百分之二十之比率。我認為當今癈核四即是癈產業。在不能多角利用太陽 能的現在台灣。

我看張富美洛城柔軟体操

阿美一路喊著【冤枉】來到洛城,第一時間與部分台籍社團表示;中華民國這一國號、國旗、國歌不能說改就改,要大家要有【耐心】慢慢來;明確釋出新政府不排斥改國號的底意,得到安慰。而在部分傳統老僑社團中,表演了扁政權的柔軟体操工夫,得到【激賞】。部分老僑得到了面子;部分新僑得到了裡子。皆大歡喜,此行阿美似乎對扁政權交出了完美的成績單。但在三千餘萬的僑眾之中任誰也不能代表全僑;也沒人有此代表之意。我們亦不求上述僑團同意部分如筆者者之意,但阿美洛城演出聲光報導篇副浩大,筆者深恐沉默的大眾僑意也被混在一起,造成歷史誤會,不惜干冒僑界有識大佬對筆者【不識大体】之怒,在此再贅言幾句區區之見:(一)老僑要的【道歉】,阿美不消一分鐘,鞠躬說了一聲抱歉的話,即有人感動的爭上前去敬酒;一封向陳水扁【致敬電】竟【重申】擁護中華民國?一向擁護的國家什麼時候中斷過?如為反對【三級論】而得罪了一下阿扁,不等於不擁護中華民國,對中華民國的忠誠應檢驗的正是阿扁,此【致敬電】豈非畫蛇添足,而且留下嚴重的後遺症;阿美回朝必向阿扁稟報;傳統僑社鞠躬擺平,而且一紙致敬文中【並願在均座暨新政府領導之下,一本愛國愛鄉之初衷,貢獻心力,,,】,此即白紙黑字在手;扁政權安心著手【國歌,國旗,國號改變工程】慢慢來!這篇【致敬電】實具鼓勵之功。(二)【中國人】;是民族上的中國人高於一切,有什麼中華民國的中國人,人民共和國的中國人呢?標準答案是;我是中國人,我的國家是中華民國。這一條因大佬沒向阿美指正厚顏在此放一馬後炮。(三)筆者素來喜歡阿美的純真,她不是政客,往往釋出了扁政權的底意;改國號慢慢來!

馬桶與扁像

七月八日華文新聞報導:羅省中華會館有人趁假期無人上班時,在門外惡作劇放了一個頗新的抽水馬桶,並貼了一張諷刺該館主席的字條。從圖文得知該館是全美首個懸掛陳水扁總統肖像的華僑單位。吾等不是該館會員,對【懸像】不該置評,該館自有其道理;不過李超華主席九日說;【放馬桶,沒必要,有不滿,當面談】。筆者為一普通華僑;【放馬桶】不會,【當面談】不必,只願在這裡略述感想;這場原肇於扁政權【華僑三等論】激起的波瀾,在洛城各方人馬幾經斡旋,而致羅省中華會館等人熱心先【懸像】示好意,到台北得到張富美的盛讚而歸,這場風波似己平息;全僑伏首。事關筆者的僑意有被誤會,該館這件事不代表筆者之意,筆者如此贅言,雖非置【馬桶】惡作劇,主席當亦必【一笑置之】。
一向尊敬的中華會館先賢,對中華民國的肇建貢獻,以及對僑社的奉獻成就,對國府的忠貞,不幸李登輝惡用這些忠貞與善意,行毀党變國之事,可嘆中華僑賢為貞忠於【中華民國】貞忠於這面美神聖的國旗之下,而疏於驚覺李登輝的行為,妥協姑息懸登輝像十二年。而今應頓悟,慎懸扁像;我們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中華民國國號,應屬於合乎她身份的人的,阿扁沒說過他是中國人;他說過;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法律】上的名稱是中華民國。依此類推他的身份也是【法律】上的了。個人要瞭解的,他真正心甘情願的是不是中國人。他也許是因中共而不承認是中國人,但他面對中華會館這裡的中國人;在走進中華會館之前,是不是應讓大家聽到他肯定的說他是中國人呢?國之大政方向到底是獨是統!張富美要來了,應以她個人身份熱烈歡迎;在以上身份問題沒有釐清之前。個人自始主張不遣責阿美,主張阿扁應出來道歉,如今誰也沒承認錯誤,那個也沒道歉。【三等論】有什麼重要,只要你們將中華民國大政路向掌握正確。我想我們華僑都願靠邊站,將僑委會有限的資源都用在【台僑】身上。在這兩岸絞勁不統之際,【身份】不清的陰霾之中,華僑是否應退到原點;自食、自強、自尊,靜觀兩岸變化;台灣執政党修改了他的【台獨】黨綱:大陸的執政黨修改了他的【蘇共】黨徽。我們才相信,你舉的【青天與白日滿地紅大旗】:與你揮的【民族大義旗】不是妖道法器。

阿美洛城撫龍記

張富美在【候任】時道出扁政權的僑務政策【三段論】;激起僑潭波瀾。阿美說了真話何歉可道?更非失言,可是所謂的僑界龍頭大老猛追阿美不放。阿美居美多年深恨老僑與歷來主政者之關係,也甚知主政者老式【治僑妙方】;就是【撫平老龍頭,僑社就泰平】。於是就極力遊走於老龍之間,週旋於龍潭之周邊;由前朝留任官協調【緩頰】;而到陳榮傑二十一日蒞洛申述阿美候任的談話是媒体將阿美【有一個標題與內文不符的報導】強調了阿美無錯,並攜來阿美香書四封,分呈大老,行舊朝的【人治哲學】以人盯人,再從傍偷看【陳學長臉上的表情】【應是同意委員長信中說明】來污辱陳學長;而大老黃金泉到台北引龍頸伸龍頭與張富美【協助化解了誤會】。阿美從【真心話幫扁大倒忙】到【阿美將出席七月二十八日到三十日的全美中華會館年會】一場龍潭風波己預劃下句號;各盡所能,各穫所需,金龍酒家杯光交錯,迎官餞行車水馬龍一如往昔,歌舞昇平一片新氣象!黃老與阿美共同寫下了【洛城撫龍記】,龍頭撫是撫了,正值皆大歡喜之際我不相信真的蒼龍能被【伏】。
中華會館所以被尊為僑社龍頭,因她是從中華民國歷史之前走到今天;她是孫中山先生領導□命故鄉,中華會館精神中心價值應是國民黨的天竺國;保存立國大典,三民主義大典,不意國民黨黨門不幸,由一個國民黨裏的【法利賽人】李登輝接掌党主席,經十二年的党變促成中華民國的質變,老僑仍然姑息這個【法利賽人】因為他拿著那面美麗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喊著【中華民國萬歲】;老僑明知他【變國】但一見國旗就傻了眼。因此老番顛將中華民國國旗抓在手中成為【治僑法器】而將此秘笈傳授陳阿扁;到陸軍官校唱【中華民國萬歲】;向咆哮的老龍搖搖【法器】幾封書函萬事泰平,但是否擺平?未必;幸虧這裡還有廣大的【普通華僑】視野能穿越【書函】與【法器】力透扁政權拆穿其低俗技倆,為僑域把關;阿美哭數【僑委會一年只有新台幣十幾億元預□如何照顧海外三千萬僑胞?】阿美真可愛你又說了真話,這回是阿扁幫你倒忙;我要問問你;僑委會窮到這種地步你的老板為何強解窮囊捐贈達賴巨款乙筆呢?有這種老板你的【洛城撫龍記】將永遠是一部失敗的作品。

阿美洛城撫龍記

張富美在【候任】時道出扁政權的僑務政策【三段論】;激起僑潭波瀾。阿美說了真話何歉可道?更非失言,可是所謂的僑界龍頭大老猛追阿美不放。阿美居美多年深恨老僑與歷來主政者之關係,也甚知主政者老式【治僑妙方】;就是【撫平老龍頭,僑社就泰平】。於是就極力遊走於老龍之間,週旋於龍潭之周邊;由前朝留任官協調【緩頰】;而到陳榮傑二十一日蒞洛申述阿美候任的談話是媒体將阿美【有一個標題與內文不符的報導】強調了阿美無錯,並攜來阿美香書四封,分呈大老,行舊朝的【人治哲學】以人盯人,再從傍偷看【陳學長臉上的表情】【應是同意委員長信中說明】來污辱陳學長;而大老黃金泉到台北引龍頸伸龍頭與張富美【協助化解了誤會】。阿美從【真心話幫扁大倒忙】到【阿美將出席七月二十八日到三十日的全美中華會館年會】一場龍潭風波己預劃下句號;各盡所能,各穫所需,金龍酒家杯光交錯,迎官餞行車水馬龍一如往昔,歌舞昇平一片新氣象!黃老與阿美共同寫下了【洛城撫龍記】,龍頭撫是撫了,正值皆大歡喜之際我不相信真的蒼龍能被【伏】。
中華會館所以被尊為僑社龍頭,因她是從中華民國歷史之前走到今天;她是孫中山先生領導□命故鄉,中華會館精神中心價值應是國民黨的天竺國;保存立國大典,三民主義大典,不意國民黨黨門不幸,由一個國民黨裏的【法利賽人】李登輝接掌党主席,經十二年的党變促成中華民國的質變,老僑仍然姑息這個【法利賽人】因為他拿著那面美麗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喊著【中華民國萬歲】;老僑明知他【變國】但一見國旗就傻了眼。因此老番顛將中華民國國旗抓在手中成為【治僑法器】而將此秘笈傳授陳阿扁;到陸軍官校唱【中華民國萬歲】;向咆哮的老龍搖搖【法器】幾封書函萬事泰平,但是否擺平?未必;幸虧這裡還有廣大的【普通華僑】視野能穿越【書函】與【法器】力透扁政權拆穿其低俗技倆,為僑域把關;阿美哭數【僑委會一年只有新台幣十幾億元預算如何照顧海外三千萬僑胞?】阿美真可愛你又說了真話,這回是阿扁幫你倒忙;我要問問你;僑委會窮到這種地步你的老板為何強解窮囊捐贈達賴巨款乙筆呢?有這種老板你的【洛城撫龍記】將永遠是一部失敗的作品。

韓國能台灣不能

台灣與韓國同被日帝統治過,韓國政府沒有具日本色彩閣員,韓國對日帝也在韓國【現代化過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並不領此皇恩隆情,立碑叩念,因這一切都不能抵銷他們付出【亡國】之代價。由於【大韓主權之淪喪】對一切榮華富貴都失去了胃口。朝鮮半島東海之獨島,日本稱竹鳥,與日本主權紛爭有如我之於釣魚台,日稱尖閣島。日本敢在釣魚台建神社,不敢登獨島,蓋因皇民化對台灣一部人奴化成功,在韓國失敗。韓國人安重根在哈爾賓刺殺伊藤博文;尹奉吉在上海刺殺白川大將。當年韓國人能在數億中國人面前,做此行動。台灣人莫那度在霧社襲殺日帝軍官;昔日真正的台灣人能而後的台灣人不能。而今新台灣人,對日更更不能;台灣當權者中豈止【哈日派】而己;新總統承接了舊總統的日本友人,石原慎太郎,成為新政府總統就職大典貴賓。就說明了一切。至於一位到馬關叩謝皇恩治台的女子竟當選新政府副總統更屬荒謬。大陸對海外一個中國人灑下中國對釣魚台第一滴血的陳毓祥,並不認同這真正的民族大義,奇怪。經濟的台灣站起來了,文化的台灣紊亂了,人文價值觀下落趨近生物性需求滿足。韓國在獨島問題整合了南北同胞民族共同意識,奠定兩金高峰會談基礎,今後縱有不可避的曲折,都會折回這原點—-對日帝不妥協的民族共識再出發。

紅墨水

卸任李總統脖子被灑紅墨水,舉國嘩然;親者罵,恨者快,問君全國對李多少【恨】?輿論調查說;有分之七十五感到【快】。確定此事不合法卻合大眾之【情】;對史翁此舉批評者說:對一位八十高齡老人太不應該;對一位卸任總統又如何如何。試問世間八十歲老人數億萬,卸任總統又何止百千位,遭墨水洗脖者有幾人!李老翁非普通老翁是也。在他領導的台灣民主過程中,他鼓勵過【越亂越好】發展【嘉年華會】試的選舉文化;等等奇異怪想;創出【辱人文化】如【空固力】【老爸大】出言低俗,發揮羞辱人之能事,今被人羞辱豈非辱人者終被人辱之。君不見新新人類以蛋洗建物、及人物,的行為成為【羞辱】文化之一種,為社會不為禁罰,蓋以蛋襲人羞辱而已,離真槍實彈暴力有一段距離;雞蛋非子彈,【紅墨水】實【雞蛋】的延展而己。記得,蔣經國在美曾遭台灣獨立弟兄,以槍彈襲擊,行兇者多年回台,受到英雄式的歡迎;真正的暴力受到鼓勵,而今【紅墨水】受到遣責,筆者對史翁行為保留譴責權,看李敖狀告李登輝叛國罪的司法態度而決定;如司法受理處理,史翁即應受譴責。

阿美真心話幫扁大倒忙

我是僑生今天在美國一簞食一瓢飲,自己照顧自己。突然被列入【張富美第二優先】被照顧對象,張富美何許人士,我不明白;她要照顧我什麼?我不是生意人,也不追求僑務委員,由她照顧什麼!我不明白;【新台灣人優先】,優先什麼?在阿扁就職大典上新台灣人坐第一排?我坐第二排?老僑坐第三排?大陸同胞靠邊站!那麼再打個比喻;有一個蘋果,新台灣人,先咬一口,我咬第二口,老掉牙的老僑咬也沒什麼可咬的了!高興了吧!就是如此。到底是誰照顧誰?老僑們最清楚;他們百年來一直把租國同胞的安危列為第一【優先】把自己放在第二考慮位置;美國每日新聞報有一則報導說;【當年老僑捐了二十萬美鈔買了十二架飛機參加抗日戰爭】。他們毫不考慮生意如何經濟狀況如何不好,他們是【沒給祖國納稅】的一群,卻買飛機,回國參加空軍打侵略者,但沒聽到他們要求享受什麼【權利】我佩服新台灣人算盤精明;納稅觀念強;納稅長,納稅短哭啼不休。今天阿美細打算盤;為阿扁政權的【經費不足】將僑務大政砍了三塊。我對阿美的言論一點也不驚奇;第(一)所謂的一個開小店的阿美怎能經營大一點的店呢。第(二)純真的阿美說出了阿扁政權的心底話;【以鏟除中華歷史、民族、僑胞、文化、一切關係為要務的工程】。在【脫中華】工程中絕不止一個張富美;在內閣榜上;有文化建設委員會主委陳郁秀副座羅文嘉男女二人,在此預言二人在文化上【排華工程】必有妙方,這才是我真正關心的所在,因為他們必在【在文化切斷臍帶】上危害我的同胞,我在這裡受點檳榔小姐的屈辱沒有什麼關係;我是長泊海外百年華人後裔,我們在【屈辱】中長大,得到苦難的【華僑經驗】,練成了我們今天的体質;我們的【華僑經驗】是他們想像不到的,我們在沒有政府無論僑委會照顧的時刻,在那麼多悲慘歲月,我們如何的存在,而存在到現在,小眼睛是看不出個中道理的。阿美只是阿扁的小店員要她道什麼歉呢?太高抬了吧,她尚不配。張富美說了【真心話】幫了阿扁倒忙;阿扁因她必棄守廣大的僑胞朋友,這個政權只能在海外所謂的【新台灣人】的地方高歌,卻不能在廣大的僑域談笑風生。阿扁你應該出來道歉;如果要做【全民】總統的話。

悲與樂操在智慧者手中

北京對阿扁始終【緊迫盯人】毫不放鬆,不管你身段多柔語言多軟,都視為在換取平安就職,所謂的【善意】被理解為搞【善意的獨立】而己非【善意的統一】,因北京很難忘卻阿扁的【台獨前科】絕不讓他輕易過關;軍武壓迫對【一中原則】表態;阿扁在切到挑戰他的【獨立於中國之外的原則】時也毫不放鬆【獨立主權】;表示在他的演說文不會使北京滿意,而北京以文武恫嚇,宣示毫不放鬆對台灣的領土主權,這種情勢豈非傳立民個人感受,但島內同胞因有呂秀蓮【向全世界討救兵】,很相信大陸台灣關係是【遠親近鄰】如同英美關係;值便發生【獨立戰爭】必然過程,呂秀蓮會招來優於當年法國的國際聯軍,保衛台灣。這是呂秀蓮羅輯推斷,故又說【台灣人不怕打】。實際狀況是【台灣人不必怕打】也【絕不惹打】絕非呂秀蓮所云【台灣兩千三百萬人不怕中國大陸來打】,下台的李登輝還要
提醒排除【外來政權】【台灣人出頭天】在在予所謂的失掉理性的中共揮軍理由,要不悲觀也難矣!傳立民憂心兩岸關係到此【無法和平解決,但卻必須解決】的情況,並將成為華府最嚴重的挑戰之一,我認為陳水扁就職演詞予先不給華府過目則後果由陳自負,如果請教華府,一定建議講詞在【一個中國原則】之下首先議題是【議擬共同憲法】憲法制定之後,兩岸統一在憲法之中。兩岸雙贏,各方不失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