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委會加錯勁

陳德安報導:陳榮傑6-22日抵洛為『全僑聯盟』加把勁。我說他加錯了勁;僑務工作除了以服務贏得全僑擁戴之外,別無二途,兩岸當局皆應如是觀。新政權基於台灣人的錢應化在台僑身上,由張僑務委員長首先發難的三等論,得証,同時以鬧窮興裁併之議,如今肯準備化錢辦千人出席的『全僑大聯盟』(在總統大選之前在美、日召開)純為對抗『促統反獨大聯盟』。但是確不敢以『促獨反統大聯盟』對等鮮明地實幹,所以設計出一個模糊的『全僑民主和平聯盟』來分解泛中華會館各團體成員,其實全僑聯盟的作業就是以泛中華會館為中心,絕非以『全僑』為重。
〔民主和平〕為政府作業指標,也是普世價值,何必聯盟,有此聯盟可推行台灣民主優質化嗎?能促成兩岸的和平嗎?在僑區爭人頭做對抗而已。
僑委會如果還有勁請用在服務僑務上,雖然是台灣的錢泛華人是會感念的;大陸當局如真有力請用在保僑上,用在類印尼排華殘暴事件上。華僑在此向您們叩頭了。

戴錡不被清除才為奇

戴錡會前落馬風暴從北加襲來:從世日連日刊出社論等有關文字到目前為止(14日)已超過十四、五篇,是前所無,堪稱為僑社史上的一次風暴。在此容筆者略表感想;並就有關人士的發言也略問幾句,並籍此再整合一下我們普通華僑的路向,及敬告兩岸政府我們永恆的華僑像;一.以戴錡這樣反獨楞格分明的人,能在這個台獨團隊存活到今天己是奇跡,不被清除才是奇事。二.黃偉成籲〔傳統僑社為大局著想不要對台灣失望〕。請問先生所謂的〔大局〕指的是什麼?擁護執行台灣自外於中國的〔大局〕呢,還是致力於兩岸的和平合一方為〔大局〕呢?黃先生曾任僑務委員12年諮詢委員六年,如此資深僑委能周旋於兩個理念不同的執政團隊,是令人驚佩的,真不愧為〔瓶〕有術,是為各政團所最愛的最最安全人物,黃先生萬也想不到中華民國正因有先生這種人物,才使我們對〔台灣失望〕,黃先生的〔大局〕與我們有別。三.徐楚南先生盼〔僑胞續支持中華民國〕。請問扁政府支持中華民國嗎?支持中華民國憲法嗎?您對扁團隊以及他的友盟癈除國統綱領等等您在做什麼?是否正因為這些現象的猖狂促使〔傳統僑社迎接大陸政權的趨勢〕?

以戴錡在美存在的方式,自有其自立之道,並不是貪圖〔僑務委員〕區區一職為傲者,亦不是要巴結中共而迎官接照。他應是謀求晉身接近責任當局〔陳良言〕;和統會潘冠辰說〔戴錡去年赴中國大陸會見國台辦等官員,表達兩岸和平安定的重要〕此舉有益於中華民國的生存安全,有何不當?這不是為兩岸的〔大局〕著想的做為,請問什麼才是為〔大局〕著想的做為。黃偉成說〔就算不喜歡有台獨党綱的民進黨執政,也應該在體制內要求改革〕。但在〔言論自由、政治民主〕的台灣戴錡正因為要去台灣參加開會作〔體制內〕建言,反被標榜自由、民主的扁政權會前拉下馬來,請問黃先生您怎麼說!

戴錡應回歸普通華僑這一浩翰的大隊伍裏;從事建立,自立、自強、自尊永恒的華僑像,重整我們的步伐再出發;我們應自訐我們在那裡中華民族文化就保存在那裡,兩岸政府應擁護我們,媒体亦應瞭解我們無官無會普通華僑的存在姿勢。

拼經濟靠吃飯盒?

陳總統招待官員吃飯盒;卻舉著葡萄美酒水晶杯,東舉西敬笑容可掬。美酒與吃飯盒不撘配,該用瓶裝水吧。為啥招眾吃飯盒?比賽節儉?推廣〔飯盒文化〕?台灣何苦比賽如此寒滄相,難道這就是〔童子軍拼經濟〕的特殊法寶乎。
請就此打住,不要再玩〔寒滄〕比賽了,這對經濟發展是有害的;我不知台灣什麼時候給餐飲業免了稅?也不知台灣的花卉業也是不繳稅的?如果他們是正當納稅業種,你應予以鼓厲扶持的業種;將吃的文化打造在台灣,花卉世界建立在台灣,使他在台灣壯大成為創造經濟繁榮的業種之一。
政府節約不要靠表演吃飯盒,簡素可矣,飯局文化自有其制式,什麼場合用什麼器皿,是文明禮貌,豈可為了做秀坏了體制。飯盒還是穿著便裝在野外用才自然,從今以後再也不忍看到我們的總統,率文武官員在亮麗大廳裡吃飯盒,但願台灣的經濟真能拼上去,讓陳總統在國富民樂的台灣寶島,設美宴珍饈高舉水晶杯,傲視彼岸:告訴他們我們這裡稱寶島。

黥面明志愛台灣

台灣政棍將愛台灣一辭與口沬齊飛,有不把愛台灣唱濫死不休之勢.究境誰愛台灣.難辦真偽.在不勝其煩之時. 奉獻高唱愛台灣者以黥面明志.再言愛字;當記有位原居民青年,他在臉上紋上一塊標記,此誌永生不滅,他認同屬於他老祖父母的台灣原居民族群,其決心嚴肅令人起敬.僧侶燃頂以明志永生皈依佛門的決心,都是當今之事,不是傳說神話, 高唱愛台灣的英雄豪傑們.僅靠吶喊愛台灣並不能言明決心不賣台灣, 堅強主張愛台主張的徒眾僅以台灣出生、伐蔣廟、消中華等小動作是不夠看的,如要証明不是鬧假,就請鯨面以明志,黨魁率先,黨員跟進,紋上〔我愛台灣〕,可委美工設計以突顯台灣意識圖騰為本,成為全軍民鯨面明志運動,此舉對內則可辯識三軍效忠度,為任用基準,應是台灣總統的基本條件,對外凡台灣外交人員及國民人人鯨面,不會與〔中國〕中國人混淆,一目了然,比護照加印〔台灣發行〕字樣,以及海外公館更名〔台灣〕字樣的區分更為實際,更有尊嚴,更為突顯我們是台灣人,本人願獻此策給台聯黨,作為下一波的立院提案,如果不敢,則再不必再玩〔愛台灣〕鬧劇了。

台灣已無賣台集團

張榮發將其五洋四海上百餘船隊昜幟.並表示他的航業即屬於大陸.一向對賣台口誅筆伐的綠營.竟噤若寒蟬,陳總統也反了常態.說尊重張榮發的決定.為何?因為張榮發不是馮扈祥.因張榮發是台灣本土人、張曾是綠營的金主.張是台灣企業的驕傲.張榮發也必然是台灣企業的驕傲.因為他務實.並沒被綠營的教義五花大梆梱住.他打破了台獨的貞節牌坊.他〔脫〕不了中國.台灣政治舞台己無馮扈祥.今後台獨極端建國英豪應思攷怎樣堅守〔脫中國〕這一貞操.張榮發這一台灣墨綠墨綠人物打開了台灣賣台陰霾.從此台灣放開心胸.島上己無賣台集團.張榮發己〔得到中國〕了.這樣的救台人物多起來. 台灣團結聯盟將愛台灣的鞋子越做越小之時. 莫由這群小腳小步的愛台集團與他做對.台灣的存在、發展、必有希望。

阿扁愛玩打壓機

唐家璇在UN對中文記者嚴厲抨擊陳水扁.在OPEC怒阻林信義發言.這是老共最近在國際上.經常對阿扁政權表現的態度.阿扁像玩電動玩具的神手;老共似乎也成了扁手中的〔打壓的機器〕.扁一按扭就橫眉怒罵一番.阿扁玩得不亦樂乎.阿扁在這選舉時刻.又按〔否定九二共識〕鈕.老共在立刻就劈啦扒啦一番。這當然對台灣選情有關.;據統計台灣高知識層的投票率低於低知識層.選舉一事.淪為低知識層手中. 否則阿扁怎敢拿大家;包括李遠哲、辜振甫、以及他自己都還記得的九二共識來作篡改是非之舉呢?老共打壓阿扁成了習慣;阿扁也將說謊成了習慣.阿扁的確是選舉的虫.但此虫靠謊.靠勇敢的說謊.來對付老共.短程在本土可以贏得政權.遠程在國際很危險;我們已看見扁政權已率領台灣沿亞洲十加一的經濟体.向世界邊緣飛奔。

我們也有幽默感

今天(十七日)李登輝得獎了,不是國際和平獎,是台灣【民主之父】獎。朱高正說過類似這樣頗富幽默的話:李登輝如果是民主之父,我老朱豈不成了台灣民主之祖父了嗎?好在這個獎是民間社團酬勞式的人情交易,不必認真,搞笑而己:當每年十月到十二月舉世注目的諾貝爾獎陸續公佈之時,總有好事者選出一些【搞笑諾貝爾獎】,如今年【搞笑醫學獎】獲獎成果是:【掉落的椰子對人體會造成很大的傷害】,是根据某醫院四年來的記錄:一百個外傷人當中就有二十五人即被椰子砸傷。這是外國式的幽默,主導頒贈台灣民主之父獎的王桂榮老先生,是此間頗負盛名的社團領袖,正置台灣波瀾萬丈的選舉洪峰時刻,南加王老台北圓山大飯店頒獎【盛事】,使我們在選舉煩惱中感到一絲哭笑不得的安慰,我們也有幽默感:王老是曾以【專制奴才的方式給民主之父的李登輝唯一下跪的人】,你說這不是我們的幽默是什麼?這也是王老先生老來“難得糊塗”與許多憨厚的台灣鄉親們譜成的台灣民主憾事而已,我們當應理解王老與李登輝己近黃昏老友;老友應互惜,互愛,如果對老友有真誠;頒獎之後,為李老先生心血管支架的負荷,為台灣鄉親的顏面,為台灣民主的顏面,導引李登輝歸向平靜,使我們這場【頒獎幽默】成為最有價值的幽默。

國民精神

911 使世人看到了美國的國民精神;朝野全民一致擁護總統布希的一切行動與決策,使台灣政治領袖羨慕莫名。台灣政魁不幸的是;縷將責任歸罪於六字真言:政黨〔輸 不起,扯後腿〕,歸罪〔國民不團結〕。其實我們台灣的國民精祌絕不遜於美國:她們過去創造過亞洲奇跡,今天可以建起最大的廟宇;都証明國民的能力,但是這 些精神與能力,由於如今政治領導者的錯誤,己統合不起來為〔國〕所用了。我們的國家今天完全被低能政治人所誤。試看:美國平時沒有人比賽〔愛美國〕,也沒 有〔團結聯盟〕,但到了關鍵時刻表現的就是這麼團結、愛國,因為他們素來只崇尚一國家一國旗,平時也無人時而表示對〔國號國旗不爽〕。民主也沒有〔本土 化〕過程,我們的民主為什麼就要〔本土化〕?我們的國家為什麼要只屬於〔台灣人民〕?世界所有民主國家有幾家是從〔本土化〕發展出來的呢?李登輝的〔民主 本土化〕之論,只是島內奪權手段,打紊了國民團結力量,弄散了一致的國民精神。

這次入UN造勢是為改國號蓄勢

九月十一日UN大廈廣場上,將由紐約新老僑社;三黨共同召集兩千僑眾,舉行爭取〔中華民國(台灣)加入聯合國〕造勢活動,並以一面七呎長的大型中華民國國旗為主,也不限制各種各色小旗的出現。感覺到;(1)這兩千人的行動是勉強的結合。(2)這埸造勢是基於台獨的〔愛台大義〕金箍咒將三黨老新二僑綁上陣來;阿扁對國旗國號一向不爽,從未誠意地尊重過,而以大國旗打頭陣;當紐約國際看到這隊多色旗子的攪合体,必以為陳水扁又來了,對加入UN的訴求難以增加具体印象,台灣在面向UN的大路上,必原地踏步又增一年;但這就是綠色台獨所要的;又一次以〔中華民國〕名稱入UN的失敗〔紀錄〕。當這紀錄節節累積到第十二次,就成為台獨改國號公投訴求的有力理由。國、親、新三黨不慎被台獨的〔愛台大義〕強綁上架,措然無策!老僑前賢,三黨朋友!在中共的〔民族大義〕之前在台獨的〔愛台大義〕之間;慎作判斷,莫急表態為兩岸政權不當利用。我們不服氣讓中華民國狐立於UN之外,我們也不能容忍UN多了一個支持日本軍國主義的綠色政權領導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