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尊造寶人何急大 追寶

大陸為了追回流失在海外的國寶,將不惜(1)將透過外交途徑方式追回(2)及高價競拍等方式追回;因大英等歐美博物館不會理會UN對文物公約規定,依(1)途徑不知要纏頌到何年何月,但大陸前年,在香港國際文物拍賣會,拍回元明圓,馬首牛頭猴腦袋三件大寶,創此先例,歐美十九博物館絕不會堅持太久,總會在經濟上抄作條件,由我出足高價壓倒群雄,收回國寶,依此方式不愁國寶不回籠。問題在於我們在有形國寶與製造國寶的匠人之間,目前應暫予擱置有形寶物的追討,節省經濟付出,建設創造軟体國寶的環境,讓造寶的人才留在中國,創造繼起的有形的,無形的文化財寶,何急化錢大追寶。
在民族大義的旌旗飄飄中,國寶錢學森回歸故國。
在經濟環境的資本風氣之中,台灣國寶級經營之神千方百計登陸神州。只要創造文化藝術自由環境,留下造寶的人,使流失在海外的文化藝術家,都能回到故國從事創造國寶!

匈奴也愛台

李遠哲說他可能是匈奴後裔,陳部長祖先源自非洲,DNA果真可信,証明萬萬年前己經〔五胡亂台〕矣!所謂台灣族群分裂專家梟叫的〔台生血統〕,幸虧沒成氣候,否則台灣將無總統人選。誰敢說李遠哲不愛台灣,所以具匈奴DNA者更熱愛台灣,事實到此台灣〔族群分裂族〕大夢當醒,金盆洗手改邪歸正吧!所謂的台灣人、新台灣人、老台灣人、嫩台灣人、、、只是政棍創造的競選口號,客觀事實並無此事,值便政棍依此自訐是什麼什麼人,皆非〔正常人〕,社會亂源之一,台灣亟需和偕發展同舟共濟,首要唾棄外省人台灣人之分,大家都回歸作為正常人,才是真正愛台灣的人。

全盟功能己廢

全盟在華府的全球大會,果然如期盛大舉行,但其促進大陸的〔和平民主〕以及做為〔兩岸的和事佬〕的功能已為魏京生、王丹、吳宏達、法輪功等成員的參予,以及阿扁火力萬鈞的賀詞所廢;如果真的期望全盟發揮兩岸〔民主和平〕統一功能,上述參予的人馬就是障礙;因為民運人生,有其組織,可以回歸到烈士性格方式,法輪功人士以靜坐方式促使大陸政權民主改革,不應依附全盟或參予全盟活動,理由不言應自明;因中共不會接受這樣的〔和事佬〕的。再者阿扁的〔第五縱隊〕說等賀詞,己把全盟當成罵共炮台,全盟如回歸成為超然的學術平台,尚有存在價值,如今果然成為台獨炮台,因而促使中共〔和平民主人權〕的功能全廢。

曾文惠是日本的

報載李登輝20日再度明確表示,釣魚台是日本領土,台灣只有漁業權,這個歷史事實很明確。這個老蕃顛,地確顛況嚴重,完全不顧國人感受,不時負顛而出,發表狂言,氣昏大眾。因而提出;曾文惠是屬於日本的,李登輝只有魚歡權,這個事實很明確。〔如果說我出賣李的主權,我要說他是【活見鬼】〕。期望李登輝能感覺這句話是謊謬的,是對他萬般的侮辱,從中理解他對釣魚台的發言是多麼的謊謬,以後慎言,但李登輝已直入顛期,不可救葯;可能他會大樂,連呼我也是屬於日本的。

可憐的金孫

扁之女剖腹得子,樂翻了第一家庭,馬屁一族興風作浪;將〔金孫〕送給阿扁夫婦,完全不顧趙家的主權,此兒本是趙家之孫,安阿扁的生辰八字一刀切取,就成了扁的傳人,是禍是福無法預測,事件之荒涎完全由阿扁之驕狂與馬屁精共同創出;為何用扁的生辰呢?噢!咱是總統嘛跟皇帝是同格的,老趙只得靠邊站著,不知是哭是笑,在一遍阿扁添孫的讚祝聲中,最可憐的,是這個小孩,在矇盹之中,他的天賦自然出生權被扁外公的驕狂迷信剝奪了,老趙得金孫的主權被扁霸去了,可憐台灣八字剖腹歪風,由第一家庭推向了高峰。這一件事是馬屁風水先生、媒体,與阿扁近來突顯第一家庭心態的共同創造,本來是一件溫馨的事,弄到如此過剩忠誠表現,使人反胃。

第一家庭期望台灣同胞對此子的〔黃金誕生〕像日皇太子產女一樣,萬人翹首,但台灣同胞對小無尾熊的安危比較關心,只有馬屁一族與第一家庭自我陶之醉之。在現代化的台灣,有如此老朽化的第一家族思維,也算奇蹟。

站起來的輪椅

台灣中科院,研發了一座,能輔助殘障人,站起來的輪椅,在夫人出國前,已在媒体亮相,期望夫人不但被推出去,還能站起來接受鼓掌,並為這MADE  IN  TAIWAN〔站起來的輪椅〕代言,推向世界,不知是否由於倉促,行程要趕在江澤民之前,而沒將這座輪椅帶出來殊為可惜;我認為輪椅夫人,就應以她獨特的〔輪椅條件〕為輪椅代言;不必刻意為阿扁代言,為美國唸稿,將台灣的實際成就推向國際,更符和她柔性訴求,在國際上搏得的掌聲必不遜於蔣夫人,就不必演出自卑反應;對蔣夫人事實陳述,對同依中華民國憲法產生的前後第一夫人,如本人不做比較,無人做比較,尤對扁夫人更不忍心做比較,現在也不必做比較,因對蔣夫人的事實陳述有其線面,不必取其某一點來〔事實陳述〕,況且蔣夫人也坐上了輪椅走向黃昏,但扁夫人年青正可開拓無限人生價值,願以規勸以代批責;在貴為笫一夫人的歲月裏,又在出國的寶貴機會中,充實人生見識,努力向上做一個有內涵有風範的台灣婦女,使歡迎過你的僑胞真正感到以你為榮,加上站起來的輪椅,你能站起來,為台灣的輪椅代言,送一座給超人李維,送一座給鄧樸方,將台灣的成就推向世界,不然必淪為政治潑婦。

洛城全僑聯盟可以正名矣

全僑洛城支盟24日在八百壯士出席之下,隆重成立,不因國民党籍人士缺席而遜色;大會因邀請到法輪功人士,及重要來賓,吳弘達先生的參于,發揮了理想效果,雖然未達到【全僑】目的,確圓滿完成了台獨目的。全場在大會主席李木通先生提及【一邊一國】一致鼓掌聲中,說明【一邊一國】即為聯盟的最高指標;大會還保留13個理事空椅,等國民黨人士重回支盟,我看也不必了;因識事務者,明【大体】的國民党人士早已接受滅火;明出相安為【扁】的大義參加支盟了;如北加州。大會說不談統獨,但由吳弘達譂述了【台灣成為一個國家有何不可】就值回票價;吳弘達是一位以人權為業的人士,有他獨到的研究,在此時此地及時說了這句很受聽的話,與學術性的【邦國論】無關,他能有此資格在美生活的有模有樣,也全憑他坐牢有理,無可厚非。與會人士今後運作所謂推行的兩岸【自由民主法治】己明白表露不是以統一為目的。聯盟暨以全【綠】色人士隆重成立,也由人權名士及時宣揚建國無妨何不效法一部分法輪功者;外以法輪修功為名,實為欣翻天安門為職正名為【綠色民主和平獨立聯盟呢】?

高招VS怪招

沒有槍聲,也沒有禮炮,這就是壓不扁的水蓮,最引以為豪的一次外交怪招出境。台灣竟用如此怪異的【外交】方式,原令人心酸,但看阿蓮那種得意洋洋,將一樁怪招出境成功,譽為外交勝利不禁令人懷譺還有下次嗎?貓在打盹的一剎那被刮了鬍鬚,也命該如此;大陸以反獨有理,走向刻板頑固,唯硬打封殺,不謀他路;甚至也師法台灣札錢經驗,購買小國;老大哥如對統一有信心,阿蓮將來也是你的小妹,逼她跡近裸奔式外交出遊一下下,好看嗎?阿蓮被迫用怪招,大哥如也用怪招刻版封殺,即淪低招巢臼,台海依然混盹,乾坤永無朗日。大哥應使高招;支付雅加答阿蓮五星級睡房;使拼來的外交,變成大哥的施予。切莫瞎動肝火,放火燒房去蟑螂,美國上個月就發生了,因殺白蟻不慎將整座房子爆平,啟稟大哥慎思之。

全僑聯盟請客吃飯

從僑委會陳榮傑,啣命來美揮汗統籌全僑民主和平聯盟一事來說,可謂是一〔不可能的任務,無實際內容的苦差〕,一.因不可能包括全体華僑,參加的幾位樣板知名人物並不具代表大部沉默的僑意。二,因無實際的工作內容,只是政治作作政治秀而己,〔民主和平〕如非學術研究議題,即應落實實踐方案,如為促進大陸民主應協助其教育,如捐贈學校等,以人民為對象,但扁政權耍的是大家跳出來頭綁白布條抗議北京政權不民主,最可惜的是台灣沒作出民主的好版本。目前各地小政盟紛紛宣告而免強撮合中,看來會師華府的大聯盟成立盛會,必很〔壯觀〕,屆時出席各路盟主不問是否同心同德,只要衣帽整齊人頭踴踴,包括幾個老僑,和幾位泛藍軍做樣板,就大功告成了,否則只由【青】一色的阿扁之友會成員充場面怎好稱為【全僑聯盟】呢?有人讚〔全僑民主和平聯盟〕一詞是神來之筆,精心設計,用來誘使華僑參加;因不列入統獨問題,設計者希望你把思維停留在招牌字面上,不要深究,咱家擺桌你多多拉人來開會吃飯可也,這就是一般僑團市場組會流水帳。你究境要推行民主和平統一呢還是民主和平獨立呢,認真的人能不問究境乎,但僑社開會的人頭資源,凡有飯局就到者有,凡會必聽者有,大家有目共睹。好在僑委會此番主導大聯盟志在人頭不在作業,請客吃飯而己。

文化自閉

國語會說,中文譯音是基於〔文化自主,及國家認同性〕的政治攷量,並不是以實用為本;不攷慮與世界接軌問題,因〔漢語拼音〕是中共所制定的,所以力予排除之,以展現所謂的〔文化自主〕。

文化是貴在垂直的承接,與水平的傳播交流。〔中文譯音〕是中西文化交流的工具,工具就要便利、有效,漢語拼音雖非最好的工具,但國際公認性及使用的廣汎性,优於國語會主委曹逢甫建議的通用拼音,但如此建議使用不便利的方式,實必導致〔文化自閉〕〔國家發展障礙〕。

有人說〔國際接軌〕是要直接學好英文,不錯,但國際文化提升也要學好中文;才能打開中華五千年中文記載的文化寶庫;也要與世界六分之一使用中文的人群交往溝通。

以國際觀為重的民進黨,不應大力推行,否則必陷〔文化自閉〕,〔文化鎖國〕之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