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公投嫁出呂秀蓮

台灣選總統大陸選美女,選美女不可動用〔非常〕手段,一位台灣小姐就因用了非常手段而致灰頭土臉,但選總統動員非常光碟反而轟動四海,藍陣痛苦綠營痛快,更由大政先知以及民主大政改革團隊大呼,這是〔媒体革命〕這是〔心靈解放〕,拍手推讚,成為台灣主流民意之勢,誰再敢說非常光碟下流!光碟英雄已跨海而來洛城鄉親樂翻天,這種只顧痛快不顧阿扁死活的精神,頗令我動心。深感革命有理解放萬歲!公投暨為民主必要;防衛保証,我焉敢不燒香跟拜之理!而且公投議題不必審議,我來深化〔防衛公投〕;提出我的非常公投!〔嫁出呂秀蓮!〕基於人道立國的台灣,呂秀蓮應享受有完整的人生。基於台灣的安危,呂秀蓮亦無獨身的權利,出嫁與否應交付國民公投。基於扁總統針對飛彈的防衛公投,拆不掉一顆敵彈,因彈也無言彈也無翅不會自動飛來屠我同胞,要由對岸惡霸霸的軍頭按鈕才行,故要廢其彈必先癱其掌按鈕的軍頭!496顆飛彈才可長臥陣頭。呂秀蓮愛台灣應立刻嫁過去!以她的一切辛辣優柔日夜與軍頭糾纏,不愁按鈕不癱。任何人皆應格遵我們神聖〔公投〕結果。以上我非常之想是受了當政先知〔革命,解放〕的鼓舞,活用當下台灣特色的民主主義先進思維,〔公投嫁出呂秀蓮〕是受〔公投北一女校服〕公不設限的自在。你如說我下流,我可以成為非常下流英雄,你如給我噓聲,我可以笑笑以玩笑置之,這就是我体驗台灣當政推行的媒体革命,言論自由向下沉淪的心靈解放示範之作。

創意台灣哭學弟

我是韓國華僑.在祖國台灣當過僑生.沒到過故國大陸.今天我在美國做法律上的美國人.文化上的中國人;在這裡我可收看韓.中.美語電台:昨天在韓國台.我看到他們的文教部長官;(我們稱教育部長).對他們的高中生的數學在國際評等為世界冠軍.發表意見;溫文儒雅而歉虛地說.這是學子們的用功努力;不提是他的主政有方. 不禁使我感歎.不久前在中文台看到我們的教育部長杜正勝先生推舉〔創意台灣〕地圖.作驚人的愛台壯舉:在視覺上的確台灣高過而壓倒大陸.實質的經緯度並未改變.台灣並不能如此一轉地圖.就可脫離南太平洋每年來襲的九個風暴。台灣同胞因不看韓國台.也沒有像我這種痛苦;這幾天韓國的盧大統領一會兒俄國.智利—寮國馬不停蹄地睦邦拓展經貿之旅之際.我們的阿扁先生又上足了發條.不停地煽煽煽摲摲抖抖地比賽去中國化。台韓的主政的人做風如此不同.台灣不邊緣化也難了.文化學術的墮落與中共的打壓沒有關係。我省立新竹中學的學弟們.我們母校不是擁有數學教學最優導師彭尚育方法嗎?學弟呀.學弟如今你們總統說我的故國是敵國.我是中國人豈不成了你們的敵人了嗎?但我不會把我的祖國中華民國當敵國.在此不得不哭你們這群幼苗在台灣的政治汙染中被施以不健康的助長劑.壞了正統學業。

全僑與龍共舞

華僑近半世紀處在兩岸鬥爭之間,近年生態巨變;傳統僑社的動向,被視為【變天】,實在華僑末變,震源核心在台北;在北京兩政權的【天變】而致。簡而言之,台北扁政權的搖擺國体忽中忽台,淪為變色龍,死【中】反共不變的華僑標桿人物,為何站在和統會上遣責他擁護的中華民國總統,所謂的【一邊一國】的事實陳述,及公投立法推行;也有報導某社團年會九月要去大陸舉行,為何?你說他們投向中共了嗎?叛變了中華民國嗎?【事實陳述】是在於台北變色龍政權的變色效應,以及北京共產主義政權漸變向褪色赤龍;兩岸政府在僑社煽風起浪之中,華僑的走向也因龍色變化而變化,此之謂與龍共舞。

 以這次台北僑委會在此煽起的全僑聯盟,功敗之際,猶派數位副委員長來美救火,可憐的是他們將火源弄錯了地方;滅火就應回到總統府將火栓關上。而可笑的是;吳新興,還隔洋呼籲【僑界勿受中共挑撥】,誰受中共挑撥?華僑有大力推手的總統做後盾,中共還須挑撥嗎?中領館人士有阿扁的怪力相助,在辦公室吹著冷風辦僑務統戰就好啦,你說這算公平競爭嗎?袁處長我為你抱屈!

反共的華僑,與中華民國政府,同步走到李登輝時代末期,己有點勉強,一直到扁政府大力【去中國化】布局明顯化而實際化,永恒以中國人自居的華僑,自然被推向對方,盡管那地方還不民主不自由,但至小還有張家界,可以在開完了同學會之後順便一遊,台灣的名物江山都罩在去中國化的陰影之中,還要去生這個氣嗎?其實阿扁也不是真的要什麼華僑全僑,一切由台僑什麼事都可以做的有糢有樣,國內有台聯這樣忠誠的反對黨去中國化大業,必得心應手,所以他們在那裡強調續走自己的路,疾呼【台灣萬歲】,這個變色龍國慶大典中又必喊【台灣人民萬歲】【中華民國萬歲】。

我們要非政治污染家園

當核四正在拚命興建中,忽然冒出一群〔先知〕,魔化核能;全民大駭!趁勢倡導〔非核家園〕;不顧產業需求遂推行〔核四公投〕。先知們要借〔核四公投〕再加上〔W HO公投〕正好鋪成〔公投〕雙軌,推行〔改國歌、改國旗、改國號〕的重大目的,這也不必強辯;除了這個目的,還有什麼〔民生重大議題〕值得勞民傷財的公投呢?誰怕〔核四公投〕?老共樂見你廢了能源荒了家園,將你的產業統統搬到〔祖國〕來吧!還是在〔解放戰爭〕未竟的老美最怕你公投,已經慍火;眼看要展顯民族骨氣的阿扁,由簡又新向〔靠山〕反覆叩了幾個頭,給泄了氣,老美說你只可以玩小半場球,投投籃而已。〔公投〕在台灣變成了特別而又熱門政治遊戲,非始所料;如今野黨也開了竅,玩的不亦樂乎,阿扁竟縮回到三不一沒有了。台灣正面臨一場〔公投〕政治大污染;核四尚未見其害,而〔公投污染〕正起風暴,竟無人出來疾呼;我們要一片非政治污染家園,我們要產業能源,我們要發展核能科技,打造核能最安全輸出國;MAD IN TAIWAN。不幸我們看到的是一群憨厚的台灣人,戴著大草帽宗教式的,走向總統府,裡應外合;遞上了〔癈台灣〕書。

我們要非政治污染家園

當核四正在拚命興建中,忽然冒出一群〔先知〕,魔化核能;全民大駭!趁勢倡導〔非核家園〕;不顧產業需求遂推行〔核四公投〕。先知們要借〔核四公投〕再加上〔W HO公投〕正好鋪成〔公投〕雙軌,推行〔改國歌、改國旗、改國號〕的重大目的,這也不必強辯;除了這個目的,還有什麼〔民生重大議題〕值得勞民傷財的公投呢?誰怕〔核四公投〕?老共樂見你廢了能源荒了家園,將你的產業統統搬到〔祖國〕來吧!還是在〔解放戰爭〕未竟的老美最怕你公投,已經慍火;眼看要展顯民族骨氣的阿扁,由簡又新向〔靠山〕反覆叩了幾個頭,給泄了氣,老美說你只可以玩小半場球,投投籃而已。〔公投〕在台灣變成了特別而又熱門政治遊戲,非始所料;如今野黨也開了竅,玩的不亦樂乎,阿扁竟縮回到三不一沒有了。台灣正面臨一場〔公投〕政治大污染;核四尚未見其害,而〔公投污染〕正起風暴,竟無人出來疾呼;我們要一片非政治污染家園,我們要產業能源,我們要發展核能科技,打造核能最安全輸出國;MAD IN TAIWAN。不幸我們看到的是一群憨厚的台灣人,戴著大草帽宗教式的,走向總統府,裡應外合;遞上了〔癈台灣〕書。

莫以辣妹為台灣國寶

為了檳榔的販賣競爭,發展到以暴露少女肉体地步,己使台灣市容不雅,政府及千萬台灣家長們正在頭之中,不幸有所謂的台灣藝術家主張成立〔檳榔觀光街〕;更有所謂的文化界及學界人士以〔檳榔西施西施為新文化創意〕將此現象已搬上舞台;而更有甚者,台灣史博館還要舉辦〔檳榔西施展〕。我讚成此觀光街以街景廚窗裝璜等為著力點,不以女体暴露為〔景點〕;至於影視界創意早呈乏力,除了哈日哈韓,節目神鬼命理泛濫成災,真正的台灣電視文化淪陷了,檳榔西施以本土文化代表之尊登上〔舞台〕是可憾之事;史博館的檳榔西施展,只重〔西施〕不重〔檳榔〕,己可想到,幸教育部已予制止。在此我們看到台灣凡事,繼〔泛政治化〕之後的〔泛文化化〕,將種種與社會不協調之事泛而濫于化之為〔文化〕;己將選舉亂象譽之為〔台灣選舉文化〕,凡是社會病態只要冠以〔文化〕一詞,即可正當化矣。在此覺得台灣當下正由一匹不成熟的自許為文化界的學者專家,將沉淪現象美化為正統文化,所謂的清大教授陳光興宣稱檳榔西施為〔台灣國寶〕,如這是國寶,這寶是建立在可憐的台灣少女恥部之上。真正的台灣之寶應出自朱銘的刀斧之下;應出自林懷民的雲門舞集之中。

擊沉拉法葉!

捍衛台海的拉法葉,未見其功,首蒙其害;命案弊案沉淪於政治黑海之中,已非台灣患先天小兒麻痺的司法所能事事,任政治怪手上下其手,攪得乾坤昏暗。都是拉法葉暱的禍!於是擊之!前由郝柏村憑空發一P炮;說此弊案與李登輝沒有關係,今由陳水扁在阿里山發一P彈,說;李登輝當面說拉法葉案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請問郝大將軍與李登輝沒有關係,與誰有關呢?再請問扁大總統,李老人家說與他一點關係也沒有,那與誰又有一點關係呢?郝大將為保他的頭皮而出此下策。阿扁是為指示一個搜查方向;不要動搖鴻禧山莊,兩者保李同一陣線,於是轟!轟!拉法葉將沉寂於山莊之前矣!

解放軍與政治力學

攻伊之戰演至捍衛聯合國VS捍衛美國兩造對決之勢,至十七曰布希宣布四十八小時對胡森最後通牒,捍衛聯合決議派潰敗;本文見報時美國三十萬大軍己在沙漠風暴之中,搜胡森大盜核武毒彈祕庫了。從此UN維合機制己廢,美國從此是否捍衛了國家及國民安全且還得觀看今後。
由此得証一項人類恒古傳下的一條定律;有〔力〕時不須講〔理〕,這項定律尚未被所謂的〔文明〕打破。

美國果然祭出解放伊拉克人民的出師戰號,如果解放軍鼻祖毛主席在世,當非常理解布希的這項軍事行動;凡以解放軍自居者,必自許為上帝;是絕對的真理、道路,生命,不須任何人可以約束,何況UN,所以解放軍沒有錯誤,當年被解放的人民沒有選擇權,當年我在南韓就被解放了兩次,因北朝鮮人民解放軍有〔力〕。今日的美軍也有〔力〕,代上帝伐胡,果真符合真理、道路,生命,我們才沒有話可說。

擊沉拉法葉!

捍衛台海的拉法葉,未見其功,首蒙其害;命案弊案沉淪於政治黑海之中,已非台灣患先天小兒麻痺的司法所能事事,任政治怪手上下其手,攪得乾坤昏暗。都是拉法葉暱的禍!於是擊之!前由郝柏村憑空發一P炮;說此弊案與李登輝沒有關係,今由陳水扁在阿里山發一P彈,說;李登輝當面說拉法葉案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請問郝大將軍與李登輝沒有關係,與誰有關呢?再請問扁大總統,李老人家說與他一點關係也沒有,那與誰又有一點關係呢?
郝大將為保他的頭皮而出此下策。阿扁是為指示一個搜查方向;不要動搖鴻禧山莊,兩者保李同一陣線,於是轟!轟!拉法葉將沉寂於山莊之前矣!

阿扁傳真暴露政治

阿扁傳真不管所談何事三分也好五分鐘也罷,阿扁以現任大總統之尊頻頻在電台定時暴光,就是政治行為,豈可厚顏辯稱與政治無關呢?在此筆著無意妄拂阿扁雄心壯志,等他御任之後讓他〔傳真〕下去,才符合與政治無關的說法。阿扁在此時此地有義務有責任推出的是他那〔不惜動搖山莊〕之〔傳真道場〕但他卻以沙啞磁音作人文講話,虐待國民,此舉顯出我們的最高決策府太沒事可做了,我們要問阿扁為何閑到這班田地,這不是拼暴露還有第二種解釋嗎。台灣社會亟需心靈再造,甚知台灣的宗教人,人文藝術教育家都在默默耕耘,總統大人你如果是玩真的,你應捐出你的〔三分鐘傳真道場〕給全國百千所的國中老師,讓他們輪流來說說〔勵志和奮鬥感人的故事〕,讓他們帶來鄉野勵志故事、山中奮鬥傳奇、都市公德行為、海港的寧靜,如何?阿扁先生你的傳真不會叫座的,我看還是省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