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扁那裡沒做好

八月二十七日連蕭配定,阿扁【批宋、談李】、同時【談族群】時:問道:請外省朋友告訴我哪裡沒做好。阿扁的行為自感對外省朋友有些不夠,或做的很好而得不到諒解,故有此一問,既有善問必作真心回答以促進瞭解;外省人絕不企望阿扁為我們這點【少數族群】特別做什麼,而盼望為大家做好事情就感謝不盡了,因我們也是大家庭的一部份。阿扁先生們選總統並不是選鄉長或族長,心胸要開闊,如何開闊;要拋棄【土】【醜】【扁】三大害;

一,【土】:致力文化本土化,但不要流於【土氣】:為什麼要以【土狗】自況呢?痛改介壽路不是不可,但【本土也要文明化】,將寬廣平坦的條條大路修向凱達格蘭村如何!

二,【醜】:在八月二十七日同時在世界日報刊載一幅羅文嘉手持一則民進党文宣;頭代扁扁帽(我們從小稱這種帽是扁帽)口吮奶頭滿臉趨紋老翁;怎麼看怎麼難受,其醜無比。雖然是醜化別人;記得市長大選醜化過孫中山吧?這給人的印象總是民進党與【醜陋】常常結合在一起;想想連蕭一組永抱著美麗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很有道理。

三,【扁】:阿扁常自扁;自扁將台彭金馬為建國奮鬥目標,而拋棄天賦經營大陸江山資源等等權利,台灣一群這種自扁意識的政治先知蠱惑民眾,這種自滅大志行為,要對岸不把你看扁為地方政府才是怪事。

阿扁常做【愛台灣】比賽;就這一點我們想說一句話:我們離開了家園只有深愛他的國家;台灣是屬於這個國家的,阿扁認為這個國家應屬於台灣的,這是我們與阿扁先生的思維差距,但要弄正論理;在台灣是否愛中華民國不等於愛台灣?對此不必再做比賽,好好競選;對上述阿扁先生的三大要害實是區區之見不必理會。

章腦勺被人扙有感

七月十六日章宋會在凱悅飯店混亂中,章之後腦勺被一老者以拳頭打中。章十七日到醫院驗傷,發現皮下出血,章己握告狀權;他說這是很嚴重的事情。章己伸其頭向李主席撫其後腦勺,報告【仁至義盡】的任務己告完成促党機器可以立刻開動。【連宋配】鬧劇落幕,如因此章卡進了連章配的機率,後腦勺的一擊就值錢了。
章頭被打,說是台灣的民主開了倒車;許禿頭被打並入院住了幾天,更是開了台灣民主的倒車;【血流滿面】的議員在民主殿堂裡挨拳,更更是開民主特快倒車;台灣的民主倒車還有路可退嗎!
台灣政治人的頭部被打率似乎比一般人高;雖然打不死,他們說這卻是干係民主發展問題的大事件!至於百姓之腦漿塗地於街頭、家中,又是什麼問題呢?小事一樁!一拳打在章腦勺上,要宋向社會道歉,而百姓不時遭撕裂生命,由誰出來,向誰道歉!
台灣將什麼濫事都稱作是【文化】;李登輝將舖張化錢的競選活動讚為【選舉文化】越胡鬧越好演成【嘉年華會】更好。那麼【打頭】一事更不能在文化運動上缺席;故定調為【扙頭文化】。  【扙頭文化】最高境界主張是一扙【打省】,不是【打死】,故【扙頭】不是暴力,尤其是扙政治人之頭;政治人鈣化之頭。【扙頭文化】源追禪宗【當頭棒喝】開悟大法,博大精深,【當頭棒喝】在歐美人權法律上解釋肯定為禪宗暴力行為,故他們只有:【轟頭文化】槍轟其頭是也,非常暴力;美國總統多人即命殞此文化之槍下,章秘書長的先嚴在美就領略過這不可取的美式【文化】。
今從章腦勺事件中如發展出一【扙頭文化】,人民能持扙時時扙扙昏官鈣化之官頭對民主列車的前進必收奇效;適置章秘書長撫腦勺怒氣未消之際,願以【扙頭文化】正名為【章腦勺文化】以安慰紀念他在此重大文化發展過程上所付出的痛苦代價。

兩國論樂透陳阿扁

【兩國論】如一劑馬啡正打在阿扁小屁股上,突然增加了阿扁招牌動作;擅動率特別活躍;阿扁拍案叫好;【兩國論】正是他的主張,今由【民進党政策超級執行長李登輝他的台獨老伙伴】發表了!阿扁興奮忘情;聲音也特別大起;而可笑的是【希望大家體會總統苦心用心】,【苦心】?惟他感涕老番顛的【苦心】?阿扁把連戰應該【感動】的機會、權利佔領了,而【總統候選人,都應該站出來表態。中國與台灣之間,站在那一邊?】他又比連戰搶先步一站在台灣這一邊了。又拿出【白底黑字】說,【他沒說過主張台灣共和國】。阿扁如此表態說他不是國民党籍的民進党很難,他是李摩西的約書亞是可以肯定的。
話既要說清楚而【特殊的】這帶帽的【兩國關係】沒人清楚,但此論一出如野火焚燒;燒的中南海鴿派苦頭苦臉,鷹派張牙舞爪;你說他是假的麼?或如建(亡)國党說;他們還沒準備好,沒準備好就把股市電梯立刻燒斷直線下落?阿扁高興別太早,所謂的李總統此論純屬即興加番顛之作;【論】出三天,逼出蕭揆宣示大陸政策【三不變】;魯賓的華府期望大陸政策不變;蘇起說的【統一是台灣從未放棄的目的】等等表態,而國統會的【大陸政策】從未如此被提出強調過,總之在在以【統一】的目標不變,來救火降溫,而不敢將【台獨】來加柴。 你也不必拿【你站在台灣還是站在中國的一邊】這種題目,以別對台灣的忠誠;但負責任的大政領導人不會參予這邏輯前題不確實的遊戲;因為他們要設計首要把台灣【安置在最安全的地帶】如何安置?這就是大選政見,再談其他,大選國民要的是政見,不是看你耍英雄!而這【兩國論】三天為何縮水被壓回原點,而又少不了阿扁鑽到裡面。呈出一紙;所謂的白底黑字說【我沒說過主張台灣共和國】還逞什麼英雄!你就該說清楚;【我說過我作過我一直主張台灣共和國】才是英雄,才令我佩服,否則讓我在這場大戲中看你如何跳樑擅抖了。

李登輝按鈕炸華府

基於中共存在【不理性】部分;【兩國說】等於按了中共飛彈之鈕向台北發射飛彈,依此邏輯;美國基於【台灣關係法】,就會向北京發射飛彈,北京又將飛彈向華府射來;等於李登輝按鈕炸華府,這其止緊張而己;美國馳電北京剪火,卜睿哲來台查課本,李登輝保証不載入憲法,老美的【關切】不容老李【痛快豪言】討取民進党頒發超級党証。
九二年修憲李登輝成固有中華民國的結束者,他無資格論過去一九一二年中華民國的一切。兩國論要麼應由台獨陳水扁大聲清楚地喊出他何必代勞。實在是老來失禁。
【一個中國原則】。台灣既是中國的一部份,大陸為何不也是中國的一部份呢?台灣說多年來我們做什麼通通說我們搞台獨,我們的善意他們毫不領情;其實在上次辜汪會談上看到的辜並沒站著報告,此一點實在是兩岸【對等實体】的肢体語言,台灣也並不領情,兩者半斤八兩,都應抓住對方的善意加以擴大,兩岸關係才有改善希望。

【千載難逢】豪放時

  六月二十二日李登輝總統在自清三億美鈔金援科索伏決策過程,說這是【千載難逢機會】;《展現國家愛心及大格局》對《外交》還有《深層意義》更涉及《人道及區域安全問題》對內《展現政府跨部會【合作】的【團隊精神】》。他並說【要展現國家大格局,大家都同意吧】。【不同意是你們的事】。真是霸氣沖天;【我之所欲就要同意!】。他的【跨部】行為怎能說是【政府】【合作】的【團隊精神】!與誰合作?:【團隊】又是包括那幾個人的【團隊】?罵胡志強不應暴露其作業霸斷,展現的又是什麼【合作的團隊精神】。
對一向作霸的李登輝來說這並不意外,他感到他的【霸政】大限己到,把握所謂的【千載難逢】機會豪放一下而己。他表示這【大手筆大格局】是歷任總統沒做不敢做而由他老先生首創紀錄。真爽!爽他個人的【能見度】而己肯定將來【愛民】的總統不會超過他了。這與【人道愛心】何干?【人道愛心】還要等到一個【千載難逢】?果真如此大陸那場水災可說是【千載難逢】吧,你的【人道愛心】在那裡呢?人民何辜同胞何辜?是為了【不挑釁】中共政權?以基督信徒自詡的李登輝先生你的聖經上的【愛】有雙重標準?你將【人道愛心】戰略武器化了。而這【武器】只是一聲【土炮】而己,既不能增加國際【能見度】;實不如緊跟來的立法院一干好漢那場【血流滿面】的狠鬥立刻登上國際媒体,可以說超殷宗文式的【戰略】效果;【金援案】又不能彰顯【大格局】;【大格局】並不能靠只在國際人道【化大錢】創造出來,許多不出三億美元的國家就沒有【格局】了?》
以二十日連戰說的;【太多政治人物討好不求好】來檢驗【豪放援科】案正是【討好】於外人,不【求好】於國人的老李寫照。老李以【掛羊頭賣狗肉】老典來罵誰不大清楚,但這次【援科大手筆】超過体重,《可謂史無前例的【掛羊頭賣人肉】表現。》老李也不必拿【援外金額】那些【各國】援外生產毛額百分幾點幾數字來混亂國人頭腦,以支持他刮國人肉骨的正當性;請問為何不列出各國對【內政相關支出】佔總生產又是百分之幾呢?

 花無百日紅,權無幾日,對一個貪婪老政棍的黃昏,那慌亂著急、不捨,又怕被忘記的心情湧現所以:趕著推出【台灣的主張】送進各學校當聖經、【金援科索伏】在國際夜空划一根火柴、給連戰【黃袍加身】留下宮廷思想的笑柄、他還要揮桿北上、他還要、在這最後的勃起時刻,會有很多笑劇怪招,緊迫上演,怎不使人又恨又驚。

單國璽痛失中國璽

據報導;「天主教中國主教團」,已改名為「天主教台灣地區主教團」。單 國璽樞機主教認為;(一)天主教在台三十多年教友人數一直未見成長,以「改名」標示「本土化」的深耕用意;(二)「外界」也疑是先改名,以避免未來和中共 「中國主教團」在國際上鬧雙包的尷尬。就這麼簡單的兩個理由就「輕易」取消了「中國」。「本土化」反華風氣原由部分政棍煽起;獲得選票為表,廢「中華民 國」的「中國璽」為本。從表面看來,會感嘆單樞機獨陷政治「本土化」濁水溪。(一)因傳教不力教友三十年不見增長,歸罪「中國」?「中國」是深耕的拌腳 石?暨認為改掉「中國」就是「本土化」應落實原居民化;應改名為「凱達格蘭主教團」才對。按單主教與大陸地下神父和「愛國教會」神父的傳教環境,有如天堂 與地獄之別,反而三十年毫無發展,令人難解;「深耕聖土化」靠史懷哲醫生、德麗薩修女精神,單樞機是否深思過台灣主教府的神父們為何將天主教最可貴,的 「深耕」服務人群精神,送給了「慈濟」。其實並不盡然;台灣的德麗薩是沒沒存在著的,黎安德就是其中之一。天主教是歷史最悠久之單一教會、其組織形式嚴格 集中,教義統一、禮義一致、重傳統與成例,重保守堅持宗統倫理。這是一個可貴的宗教,但處於台灣目前由七力八怪妙法妙天爭奪激烈的狀況之中,天主教教友在 台灣不增不減正是成就;天主教不做秀、不亂募教徒,能保持一清泉活水就好,何必濁浪滔天。明乎此單國璽「痛失」中國璽,單樞機的內心必是「痛心」而非「痛 快」前後一切受「外界」影響。(二)「外界」認為用「中國主教團」在國際上會與中共的「中國主教團」發生尷尬。樞機要到羅馬主持會議之前,受「外界認為要 改」才是改掉「中國」真正理由。所謂「外界」就是「當局」,他們認為的「尷尬」應是對方的感受,為何處心為對方著想先將自己矮化?台灣部分政棍蠱惑「中 國」原罪說;說改名可進UN、改名可以增加教友、你相信嗎?我們要的是國際真心尊敬,而不是勉強舉手;中華少棒在揮出全壘打、中華鱘在台養殖成功,等等成 就,都不會被混淆為中共所為,中共的國際聞名的人權問題也不會弄到台灣頭上,請堅定信心,穿透政治迷霧,不要再丟掉「中國」;因中國大陸有我們使用的權 利;証明我們才是代表真正「中國」的品質;單國璽是「天主教中國主教團」團長,一點也不「尷尬」。最後記訪台狼人的話敬送單樞機:【我很滿意現狀,不想改 變我的面貌,很麻煩。就當作是上天賜給我的,我已經可以在太陽下面對一切,直到老沒有關係】。耶蘇被釘十字架而複活走下十字架,「中國」被「外界」人借台 灣主教團釘上十字架恐永遠下不來了,讓我們在此泣悼。